她不觉得贺熠这样的家庭,出身背景,会把心思只放在她一个人身上,就算有,以她的出身,以贺熠的家庭条件根本不会同意的。

    门当户对才是最主要的。

    所以她实在不明白贺熠提出“做他nV朋友”这样荒唐的想法,做Pa0友不好吗?

    再说了,就像陆微然说的,贺熠高三毕业后必定是服从家里的安排去部队的,一年时间,互不g扰,各取所需。

    要不是看贺熠那张脸和经离叛道X格,再加上雄厚的家庭背景,傅九溪根本不会铤而走险选择这条路,并且选择他。

    既然她都使出身T了,那就不是给苏政军和苏时明一点教训这么简单了。

    傅九溪在来到苏家的第一天,就敏锐的发现,苏政军和苏时明看她的眼神不对劲。

    那种看猎物到手,等着和自己最至亲的人分一杯羹的猥琐眼神,她现在想想都觉得恶心。

    后面她留了心眼,果然苏政军时不时在她身上上下审视打量的眼神和傅母哀求他后得意洋洋地看着她的那种上位者的姿态,像是在告诉她,她和她母亲一样低贱。

    随后,她在发现苏时明拿着她的内K在zIwEi,来到洗手间g呕,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忍着作呕又来一次他的房间,翻找了一下,又在他的枕头底下找到一条,而其余几条没找到,最后却在苏政军的大衣口袋找到了。

    那种可怕的念头从脑海里一闪而过,如果自己没留心,结果会是什么样,看苏政军和苏时明对她虎视眈眈的眼神,他们两是一伙的,肯定私下早已想好了要怎样对付她,她斗不过两个成年男X。

    傅九溪第一时间是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傅母,但是傅母突然莫名其妙告诉她,苏政军是她年少时的初恋,傅母为了嫁给苏政军,可以什么东西都不要。

    她不觉得贺熠这样的家庭,出身背景,会把心思只放在她一个人身上,就算有,以她的出身,以贺熠的家庭条件根本不会同意的。

    门当户对才是最主要的。

    所以她实在不明白贺熠提出“做他nV朋友”这样荒唐的想法,做Pa0友不好吗?

    再说了,就像陆微然说的,贺熠高三毕业后必定是服从家里的安排去部队的,一年时间,互不g扰,各取所需。

    要不是看贺熠那张脸和经离叛道X格,再加上雄厚的家庭背景,傅九溪根本不会铤而走险选择这条路,并且选择他。

    既然她都使出身T了,那就不是给苏政军和苏时明一点教训这么简单了。

    傅九溪在来到苏家的第一天,就敏锐的发现,苏政军和苏时明看她的眼神不对劲。

    那种看猎物到手,等着和自己最至亲的人分一杯羹的猥琐眼神,她现在想想都觉得恶心。

    后面她留了心眼,果然苏政军时不时在她身上上下审视打量的眼神和傅母哀求他后得意洋洋地看着她的那种上位者的姿态,像是在告诉她,她和她母亲一样低贱。

    随后,她在发现苏时明拿着她的内K在zIwEi,来到洗手间g呕,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忍着作呕又来一次他的房间,翻找了一下,又在他的枕头底下找到一条,而其余几条没找到,最后却在苏政军的大衣口袋找到了。

    那种可怕的念头从脑海里一闪而过,如果自己没留心,结果会是什么样,看苏政军和苏时明对她虎视眈眈的眼神,他们两是一伙的,肯定私下早已想好了要怎样对付她,她斗不过两个成年男X。

    傅九溪第一时间是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傅母,但是傅母突然莫名其妙告诉她,苏政军是她年少时的初恋,傅母为了嫁给苏政军,可以什么东西都不要。

    她不觉得贺熠这样的家庭,出身背景,会把心思只放在她一个人身上,就算有,以她的出身,以贺熠的家庭条件根本不会同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