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熠像是着了魔似得,傅九溪的出现攫夺了他不增有过的注意力,心不受控制的被她狠狠牵引着,就连玩得好的那几个公子哥都发觉到贺熠的不对劲。

    “铁树开花喽,今天我们班来了个新同学,熠哥一见到她眼睛都挪不开了,一整天都盯着人家看……”萧城得意洋洋地说道。

    “我去,不会吧,熠哥什么时候带过来给我们瞧瞧啊……”

    “能被熠哥看上,应该是个大美nV……”

    贺熠没听清他们说什么,敷衍地回了句“滚”,他现在陷入了一种特殊不能理解的情绪中,心思宛如在黑暗中燃烧的火球,在遇见傅九溪那一刻,灼热的火球就在心中爆发,那种感觉越发强烈。

    他家境优渥,是家中独子,从小到大一帆风顺没有任何波折,从小就是想得到的东西必然会得到,想要什么没人敢忤逆,而傅九溪就像颗带着某种x1引力的火球,巧不巧,刚好就砸中到了他的脑袋,是他唯一一次强烈的想要得到,并且永远不想放手的人。

    不管用什么手段,他贺熠都必须得到傅九溪。

    因为第一次有喜欢的人,他这一整天情绪都属于亢奋,汹涌澎拜的悸动有点不受控制,第一次克制着自己想要靠近的冲动。

    ——

    军区大院离一中有些距离,他爸g脆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房子。

    反正就是个落脚的地方。

    贺熠进屋子时,刚要准备倒水喝,就注意到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贺熠像是着了魔似得,傅九溪的出现攫夺了他不增有过的注意力,心不受控制的被她狠狠牵引着,就连玩得好的那几个公子哥都发觉到贺熠的不对劲。

    “铁树开花喽,今天我们班来了个新同学,熠哥一见到她眼睛都挪不开了,一整天都盯着人家看……”萧城得意洋洋地说道。

    “我去,不会吧,熠哥什么时候带过来给我们瞧瞧啊……”

    “能被熠哥看上,应该是个大美nV……”

    贺熠没听清他们说什么,敷衍地回了句“滚”,他现在陷入了一种特殊不能理解的情绪中,心思宛如在黑暗中燃烧的火球,在遇见傅九溪那一刻,灼热的火球就在心中爆发,那种感觉越发强烈。

    他家境优渥,是家中独子,从小到大一帆风顺没有任何波折,从小就是想得到的东西必然会得到,想要什么没人敢忤逆,而傅九溪就像颗带着某种x1引力的火球,巧不巧,刚好就砸中到了他的脑袋,是他唯一一次强烈的想要得到,并且永远不想放手的人。

    不管用什么手段,他贺熠都必须得到傅九溪。

    因为第一次有喜欢的人,他这一整天情绪都属于亢奋,汹涌澎拜的悸动有点不受控制,第一次克制着自己想要靠近的冲动。

    ——

    军区大院离一中有些距离,他爸g脆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房子。

    反正就是个落脚的地方。

    贺熠进屋子时,刚要准备倒水喝,就注意到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贺熠像是着了魔似得,傅九溪的出现攫夺了他不增有过的注意力,心不受控制的被她狠狠牵引着,就连玩得好的那几个公子哥都发觉到贺熠的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