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这让林恩雅开心得隐藏不住脸上的笑意,本来以为林河眩只是为了发泄性欲才操了她,结果他们竟然是两情相悦?!

    这又让林恩雅很后悔,她就应该早点勾引林河眩的,这样就能早点知道他的心意了,自己也不用白白意淫他这么久。

    “上次去海边,你穿着比基尼在沙滩上乱跑的时候,我就想把你按在沙子里狠狠操了。”林河眩口无遮拦,他说着还用手摸上了林恩雅丰满的臀部。

    “那你为什么不动手?忍着?一个大男人还装矜持?”林恩雅顿时觉得林河眩实在是太窝了。

    “这不是怕你不同意被你打嘛。”林恩雅一有不开心就对林河眩大打出手,这也是事实。

    “那你有没有想着我,打过飞机?”林恩雅毫无顾忌地问着一般女生难以启齿的问题。

    “有过。满意吗?这个回答。”林河眩也是同样很平静地回答,丝毫不在乎他们正在讨论一个很色情的问题。

    “怎么感觉你在敷衍我?我不信,你现在就做给我看,看着我,然后自己弄出来。”其实林恩雅就是想看林河眩自慰,她在她的小黄片资源库里看到过又肥又丑的男人自慰,她一直想看帅哥做这种事的画面,奈何一直没找到资源。

    所以,她龌龊地想让林河眩现场给她表演一下。

    “想看吗?那就求我。”林河眩当然知道绝不能轻易答应林恩雅的要求,不然宠坏了她,自己真得当她的性奴。

    “不要!我这辈子就没求过人。”林恩雅从小就被父亲捧在手心里,高高在上的财阀大小姐哪里受过一点委屈。甚至每次她跟林河眩吵架,明明是她挑的事,父亲责怪的人都是林河眩而不是她……

    “那你就意淫吧,别想看了。”去Twitter看别人隐私照都是要钱的,林河眩怎么可能免费给她看。况且这个一个多好的机会,灭灭林恩雅嚣张的气焰。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这让林恩雅开心得隐藏不住脸上的笑意,本来以为林河眩只是为了发泄性欲才操了她,结果他们竟然是两情相悦?!

    这又让林恩雅很后悔,她就应该早点勾引林河眩的,这样就能早点知道他的心意了,自己也不用白白意淫他这么久。

    “上次去海边,你穿着比基尼在沙滩上乱跑的时候,我就想把你按在沙子里狠狠操了。”林河眩口无遮拦,他说着还用手摸上了林恩雅丰满的臀部。

    “那你为什么不动手?忍着?一个大男人还装矜持?”林恩雅顿时觉得林河眩实在是太窝了。

    “这不是怕你不同意被你打嘛。”林恩雅一有不开心就对林河眩大打出手,这也是事实。

    “那你有没有想着我,打过飞机?”林恩雅毫无顾忌地问着一般女生难以启齿的问题。

    “有过。满意吗?这个回答。”林河眩也是同样很平静地回答,丝毫不在乎他们正在讨论一个很色情的问题。

    “怎么感觉你在敷衍我?我不信,你现在就做给我看,看着我,然后自己弄出来。”其实林恩雅就是想看林河眩自慰,她在她的小黄片资源库里看到过又肥又丑的男人自慰,她一直想看帅哥做这种事的画面,奈何一直没找到资源。

    所以,她龌龊地想让林河眩现场给她表演一下。

    “想看吗?那就求我。”林河眩当然知道绝不能轻易答应林恩雅的要求,不然宠坏了她,自己真得当她的性奴。

    “不要!我这辈子就没求过人。”林恩雅从小就被父亲捧在手心里,高高在上的财阀大小姐哪里受过一点委屈。甚至每次她跟林河眩吵架,明明是她挑的事,父亲责怪的人都是林河眩而不是她……

    “那你就意淫吧,别想看了。”去Twitter看别人隐私照都是要钱的,林河眩怎么可能免费给她看。况且这个一个多好的机会,灭灭林恩雅嚣张的气焰。